網信CTO周欣:這個時代就是FinTech驅動的時代

2018-03-10
分享至:

2018年,金融科技風起云涌,成為重塑新的金融業態的重要力量。為深入解讀網信開放平臺的內涵,以及在金融科技方面的創新和實踐,網信集團季刊《無限∞》特邀網信CTO周欣解讀“開放+賦能”。

網信CTO周欣


“這個時代就是FinTech驅動的時代”。——周欣

成立四年多來,網信通過整合集團金融科技優勢資源,服務了眾多小微企業和個人用戶。2017年6月,網信理財品牌正式升級為網信,明確定位于金融科技開放平臺,為用戶提供一站式綜合金融信息服務,實現互聯網金融的共享模式。這意味著網信在金融科技方面的研發和投入不僅用于支持自身業務發展,也開始“賦能”其他機構。

周欣表示,“網信開放平臺”的開放能力主要圍繞三點:資金開放、技術開放、資產開放。未來,網信將重點致力于大數據、AI的研究和應用,成立研究院,與合作機構共同營造健康、共贏的金融科技生態系統。


“開放”的三重含義


《無限∞》:網信目前定位為“金融科技開放平臺”那么,為什么要“開放”?如何一步步實現“開放”?

周欣:開放平臺有三重含義。一是資金開放。網信的資金獲取能力很強,會將其開放出來,讓第三方機構入駐平臺,對接網信資金。

二是技術開放。對于入駐網信平臺的公司來說,如何在同樣投入的情況下,獲得最大化收益?網信會提供相關技術——AI營銷、智能BI報表、全鏈路業務監控,使得入駐企業立刻具備這些技術能力。

第三則是資產開放。網信為合作渠道創建獨立的SaaS金融頻道,用戶打通,并由合作渠道OEM分發,利用強大的渠道后臺,實時配置和統計傭金。比如,網信和春雨合作,為其打造“春雨理財”等。


《無限∞》:能否更詳細地介紹一下,在技術開放方面,入駐企業會享受到哪些服務?

周欣:以智能BI為例,現在很多企業都有意識地利用已存在的數據資源,為商業決策做參考。在這個過程中,越來越多的數據報表問題開始暴露,比如需求太多,人力不足,報表管理太繁亂等。這些問題通過智能BI報表系統強大的計算性能和先進的智能算法,都可以輕松解決,實現多源數據整合、可視化ETL、自動數據關聯、業務包數據管理等分析。

網信自主開發的智能BI報表系統可以提供給入駐企業,這個系統通過統一配置的報表開發及數據抽取,使效率得到了極大提升,目前只需5人就可以完成所有數據的ETL以及1000+報表的開發維護。

比如很多企業關注的精準營銷,網信研發團隊利用AI算法和大數據模型,根據用戶生命周期、不同場景下的行為數據,進行營銷投放,提升了新用戶轉化率和老用戶黏性。

在簽到場景中,在拉升投資額的營銷模型支持下,實驗組比對照組的投資金額提升463%。這對企業來說,在營銷費用一樣的情況下,可以獲得更好的營銷效果,投入產出比大大提高。


《無限∞》:隨著入駐平臺的企業越來越多,對數據的調用也會增多,平臺如何保持穩定性?

周欣:各網站進行大型促銷活動時,都會有大量程序員處于備戰狀態,因為隨著業務量的增長,系統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為了維護網站的穩定性,網信針對業務點指標設計了實時監控系統,能及時發現業務系統中的異動情況,并能協助問題排查、回溯跟蹤業務性能等。

業務級的全鏈路實時數據監控系統,就好比在系統的各個關節點都安裝了探針,各個探針之間可以實現連接運算。目前平臺做到了1 行代碼,監控一個業務節點,業務監控點超過1000個,日均上報 3500萬次(峰值 2.51億 次/日),總上報次數150億次,業務覆蓋率接近100%,系統穩定性達到99.99%。


網信在大數據、AI領域的創新與應用


《無限∞》:除了前面提到的金融技術,網信在大數據、AI領域還有哪些創新和實踐?

周欣:網信成立四周年慶典上,我們團隊研發的AR紅包很受歡迎。很多員工拿著手機對著樓內的各種實物識別掃一掃,誰也不知道紅包在哪兒,一旦有人掃到就奔走相告,體驗很有趣。同樣受歡迎的,還有基于iBeacon技術的藍牙近場感應,只要你進入一定的范圍,打開藍牙,個人信息就會被迅速識別。

這樣的技術炫酷吧?這可不僅僅為了慶典活動,將來會用于業務中,提高工作效率,提升客戶體驗。比如AR紅包可以用在營銷活動中,讓活動更有趣味性;近場感應也會應用于線上業務銷售,提高營銷效率。

我們的創新科技遠不止這些,未來人臉識別和手勢識別技術都會運用與客戶敏感信息的保護。

還有我們正在研發的智能機器人,它的功能,不僅僅是進行對話這么簡單。第一個特點是,它能根據用戶的畫像來回答問題。如果一個客戶對它說“信仔,我要充值”,傳統的方式可能是,系統已經設定好一些答案,只需要進行文本的匹配而已,對于每個人的回答都是一樣的。

但現在這個機器人要做的是,首先要知道這個用戶是什么狀態,對于一個未綁卡的用戶,和一個已經綁卡并進行過投資行為的客戶,對于“如何充值”這一問題的回答,顯然應該是不一樣的。

第二個特點是,這個機器人不是在等著客戶發問,而是能主動發起談話。中國人往往比較內斂,不太善于主動聊天,這就需要我們的機器人很開放,會找話題。


《無限∞》:很多金融科技技術的實現基于海量數據,網信在這方面有何

優勢?

周欣:的確如此, 比如前面提到的智能機器人,它想主動發現用戶需求,必須基于對用戶的精準畫像才能實現。

網信通過對中小企業和個人客戶投融資服務,積累了大量數據和相對成熟的技術力量。同時網信也和第三方數據公司、業內專家積極合作,創新出更貼近客戶需求的產品。比如在機器人研發方面,我們正在和國內頂級的人工智能專家進行合作和討論。


流量驅動 or 技術驅動?


《無限∞》:目前行業中有一個看法,以前主要是流量驅動,現在是以技術驅動。您如何來看待這個說法?

周欣:通過網信四年多的發展,我們可以看到,這個趨勢還是很明顯的。以前很多業務的進行中,是沒有技術支撐的,或者技術最多只是個輔助作用,大家悶頭在干業務,業務有什么需求,技術就實現什么東西。

但現在,一些技術的發展反而促進了新業務的形成。比如說區塊鏈、AR紅包。在這些技術出現以后,我們會去想,它們可以運用到哪些新的業務場景中,這就形成了一個技術驅動的過程。

當然,在中國,純技術驅動的業務還是比較少的,因為技術開發是有業務場景的,要針對具體的業務問題,我們不能純為做技術而做技術,一定要跟業務場景結合,要去尋求業務場景。

比如說,我去新加坡看一個FinTech的展覽,里面有很多人在做動態人臉識別,我就一直在思考,這樣的技術可以應用到什么樣的場景里去。它可以用在對于客戶的智能推薦上,也可以用在公司接待和人員識別上,但除了技術之外,也要和商業策略、大數據結合。


《無限∞》:對于包括網信在內的金融科技公司紛紛“出海”,您怎么看這個

現象?

周欣:中國金融科技是走在世界前列的。因為長期以來,中國金融領域有太多的“痛點”需要去解決,這驅動了技術的發展。在技術創新和資本的反復推動下,包括移動支付在內的很多金融科技都走在前面。

這種情況下,有些地區在傳統金融業務方面比較強,但在互聯網化的方面經驗可能稍微欠缺,這個時候剛好是我們進入的機會,也是我們的價值所在。



海南4+1开奖